今天是:


· 关于拟公告确认第四批二级安全生产标准化煤矿名单的公示    2018/10/12            · 关于组织参加全国煤炭工业先进集体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的通知    2018/09/27            · 群众办事百项堵点疏解行动--第四季    2018/08/17            · 陕西煤炭工业科技成果和优秀科技工作者名单公示    2018/07/31            · 陕西省煤矿安全攻坚行动领导小组办公室转发国家煤监局关于进一步深化依法打击和重点整治煤矿安全生产违法违规行为专项行动的通知    2018/07/26            · 群众办事百项堵点疏解行动    2018/07/13

您的位置: 首页 > > 专题专栏 > > 佳作欣赏 > > 正文

刘汉民:怀念母亲

来源:中国煤炭新闻网     日期:2018-10-11 06:55    (点击:)
【字号:

一直以来想写一篇怀念母亲的文章,可每次拿起笔就觉得腹中羞涩,江郎才尽。父亲要撰写一本书,让我写一篇回忆母亲的文章,顿时亚历山大,几次动笔,悲痛交加,泪如雨下,心情难以平静,想见音容空有泪,欲聆教训杳无声。看着母亲的遗像,竟不知从何写起,那就从最早的记忆开始吧。

在我的记忆中最早的有两件事情,一件就是文化大革命那个年代,父亲被打成“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蹲牛棚,下车间,五年未曾回过家,坚强的母亲苦苦撑着这个家,拉扯着我们兄妹三个尚且年幼的孩子。那时我可能只有四、五岁,模模糊糊只记得有一次红卫兵抄家,母亲把我放在炕上墙角的被子后面,我吓得直哭。直到我上大学的那年,老家的破房子里还保存着一只破纸箱,纸箱上写着当年文革留下的标语。至今我都记得母亲的炕头有两只结婚时陪嫁的木箱,因为是老漆的缘故,红卫兵贴的封条永久的保存下来,成为了那一段历史的印记。另外一件事情就是母亲从我一出生就把我当女孩子养着,我清楚的记得我那时母亲给我穿的红条绒小碎花的衣服,后来我才知道,母亲是希望下一个出生的是个女孩,果然不负众望,我有了一个妹妹,我就再也不用穿花衣服了。

在我们兄妹三人之中,我从小就体弱多病,听母亲说我得过急性肾炎,差点都没救过来,后来又得了肺结核,整夜整夜不能入睡,呼吸就像拉风箱似的,母亲把我抱在怀里,我才能安静的睡上一会儿,因为父亲不在身边,我能感受到母亲的无助,她甚至请来了邻居阿婆来帮我驱“鬼”,直到父亲请来了一位仙风道骨的老中医来家里给我治病,才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肺结核在今天也不算难治的病,可那是传染病啊,在文革那个年代尤其是在农村也没现在的医疗条件,可就是在母亲的呵护照料下,我终于再一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一个人的成长没有受到母亲的深深影响,是难以想象的。母亲讲的一则故事,母亲的一个肢体语言,可以让人终身难忘,母亲的一句话,会终身铭记而受用终身。母亲天资聪慧,没有上过什么学,但却能把戏本整本整本的背诵,她说她参加过村上办的扫盲班,认识的字不超过一筐,看过的戏耳熟能详;母亲心灵手巧,捏花馍、扎纸花、做刺绣、剪裁缝染、纺线织布样样精通,在家乡远近闻名;母亲坚守孝道,第一碗饭永远是盛给我爷爷的,顿顿饭亲自端到爷爷的跟前,从不间断,在家乡堪称楷模,誉满乡邻,传为美谈;母亲一生勤劳,农活样样精通,曾经当过村上的妇女主任,父亲文革期间受到冲击,母亲托老抚幼,积劳成疾,三十八岁时正值青春年少,不幸染病,一病就是四十余年,久病之苦,苦过黄连;母亲相夫教子,对我们兄妹三人家教甚严,耕读为业,务本为怀,如今我们家锦绣满园,各行各业,精英辈出;母亲大爱如天,与人为善,资助乡邻,从无怨言。

每见家乡娘踏处,殷殷泪水涌滂沱。如今每次回到老宅,仿佛能看见母亲的眼神里透出那种无比幸福的光芒。看到老家厨房的灶台、仿佛能看见母亲用长把勺在给我炒鸡蛋,看见布满灰尘的枣木案板,仿佛能看到母亲在给我做扯面、菠菜鱼,那几十年不变的熟悉味道让我终身难忘,赛过世上珍品,饕餮大餐。看到母亲住过的房间,仿佛能看到挂在房顶竹篮里母亲专门留给我的五香饼、干干馍和甜苹果。睹物思娘,泪水滑过脸庞,掉在地上摔成八瓣,碎在心里。探母而今唯梦里,念慈每日赖魂牵。想思如线泪纷纷,念此阴阳两界分。黄泉那边思儿切,仙游老母几时归。抚像不知红日落,思亲常望白云飞。不知天堂您安好,每逢佳节倍思亲。

也许是我少时体弱多病,母亲爱的天平总是偏向我这一边,日子虽然过的节俭,但是母亲却没让我吃过苦,没受过累。上中学时让我在教工食堂吃饭,没背过馍,没喝过发黄的馏馍水,每次吃饭我都不忍视同学和老师们羡慕和嫉妒的眼神。上大学了,母亲总会让父亲在信里嘘寒问暖,儿行千里母担忧。参加工作了,母亲总会提醒你,好好工作,多干少说,少抱怨,多理解,不要与人争高低,要知足常乐。

慈母候儿门前坐,见儿执手笑问多。相挽回房絮絮语,夜夜并卧心语说。母亲每次见我,总有说不完的话,叙不完的家常,唠不完的絮叨,我把母亲的教诲也始终放在心上,不敢越雷池半步,直到临终前,母亲告诉我,我是她最为放心的人。

母亲临终前,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虽然她已经说不出话来,但是她不停的摩挲着我胳膊上她熟悉的汗毛,知道那是她儿子陪在她的身边,她爱她所有的亲人,她眷恋这个世界,眷恋她的亲人,但是病魔不断的吞噬着她的生命,在她生命的最后时刻,她不断的说“回家”、“回家”,“回家”是她留在人世间的最后一句话。救护车呼啸着奔向老家,母亲坚强的挺着,我一直守候在母亲的身旁,我含着眼泪一边紧握着母亲的手,一边不停的擦着她头上的汗,感觉回家的路竟如此漫长,人世间的生离死别竟如此煎熬。终于她回到家了,把母亲刚放到床上,母亲看了一眼就永久的闭上了眼睛,离开了人世,离开了她最爱的亲人。

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转眼间母亲离开我们八年多了,留给我们是无限的思念,母亲的音容笑貌时常浮现在我的眼前。母亲的一生是简朴的一生,苦难的一生,勤劳的一生,艰辛的一生,善良的一生,柔弱而又坚强的一生。母亲走了,留在我们心中的是美丽,是无私,是勤劳,是善良,是大爱,是宽厚,是仁心。她平凡的人生,留给了我们无尽的精神财富。秋风的树叶纷纷扬扬,但愿片片树叶能把我的思念带给天堂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