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陕西省煤炭生产安全监督管理局关于公布二级安全生产标准化煤矿名单(第四批)的通知    2018/11/26            · 关于召开全省煤炭信息调度工作座谈会的通知    2018/11/21            · 关于开展煤炭企业劳动用工基本情况调研工作的通知    2018/10/30            · 关于拟公告确认第四批二级安全生产标准化煤矿名单的公示    2018/10/12            · 关于组织参加全国煤炭工业先进集体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的通知    2018/09/27            · 群众办事百项堵点疏解行动--第四季    2018/08/17

您的位置: 首页 > > 专题专栏 > > 佳作欣赏 > > 正文

王长军:大红枣儿甜又香(小说)

来源:中国煤炭新闻网     日期:2018-09-21 16:57    (点击:)
【字号:

秋日的骄阳似火,没有一丝的风。李老汉蹲在地头,虽然热得满脸汗水,心里却甜丝丝的。望着山坡上十二亩地的枣林,看着那一树树青的、红的还有那半青半红的如葡萄一样繁盛的枣子,李老汉眯起那皱纹如毛线团一样的眼睛,美美地吸了几口旱烟,想起那远在深山煤矿的儿子李乞儿。

李乞儿是李老汉的宝贝疙瘩。想起李乞儿,不由得就想起了乞儿他娘。当年乞儿他娘养下乞儿,由于缺吃少穿,可怜她没有满月就去地里干活。辛辛苦苦把乞儿养到七八岁,这乞儿能说会道、聪明伶俐,挺招人喜欢。可是有一个毛病,就是也许是饿死鬼托生的,总是喊叫吃不饱。有一年大冬天看到人家吃鱼,就哭着喊着要吃鱼,母亲为了孩子能够吃上鱼,就去结冰的河里给儿子捉鱼。谁想到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甚至连尸体也没有找到。想到这里,李老汉禁不住老泪纵横。从此李老汉一把屎一把尿又当爹又当娘把乞儿拉扯着。

等到乞儿长到十八岁,学习是一塌糊涂,做人是偷鸡摸狗,劳动是一窍不通,看着李老汉是越来越不顺眼。李老汉虽然也觉得儿子不争气,但他觉得乞儿自幼没有娘,没有得到母爱,所以心里反而觉得对不起他,因此就越惯越不成型。那一年李老汉卖了猪、卖了羊、卖了红枣,专门把支书请到家里,吃过喝过又给了人家三百块钱,决定叫李乞儿去当兵。原来是当三年兵,没想到李乞儿到部队两年就回来了!李老汉一问,原来李乞儿到部队仍然不务正业,因为流氓滋事被部队开除了!李老汉又气又恨,又没有办法。说,既然回来了,咱家山坡上的枣林,咱们就好好管理吧,收成了存起来,也好给你娶个媳妇。李乞儿一天都没有到过枣林,等到卖了红枣,却向老汉伸着两只手,要钱。问他要钱干啥,他冷冷地说,打工去!

儿不心疼爹,爹不能不心疼儿。李老汉又给儿子买了一身新衣服,把所有卖红枣的钱都给儿子缝在棉袄里面,送儿子上了路。

一去一年都没有音讯。把李老汉想得都快想疯了。每当有打工的人回来,李老汉都眼巴巴的去打听,看有没有儿子的消息。每一次李老汉都是兴冲冲而去,泪汪汪的而归。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知道儿子是死是活,是不是有病了,还是给人家打架被公安局关起来了,反正不往好处想。这一天李老汉做了一个梦,梦见儿子回来了,而且还戴着大檐帽,像个警察,又像个军官。李老汉一高兴,把大腿一拍,没想到却醒了:高兴地李老汉一夜再也睡不着了。第二天去地里干活,还想着昨晚的那个梦,想到高兴的时候,傻乎乎地一个人笑出了声音。

正在沉醉,就听见有人喊他:“李老汉,快回家,你儿子回来了!”

李老汉慌得扔下活具,三步并作两步,一瘸一拐地从山坡上一口气跑到村里,远远地望去,果然村里围着许多人,而且在自己家门口停了一辆吉普车。李老汉激动得合不上嘴,也是因为年纪大了累得,大汗淋漓回到家,果然村支书领着两名警察,再看儿子李乞儿,原来戴着手铐。支书告诉他,李乞儿因为偷盗,被逮捕了,现在是来家里拿行李和衣服。李老汉一听,眼前一黑,就昏死了过去!天天盼,夜夜想,想不到就是这样一个结局!从昏迷中醒来,儿子李乞儿已经被警察押走了。李老汉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颗一串串留下来。

李老汉借钱托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儿子从监狱里放了出来。对他说,儿啊,从今儿起,咱农村人靠力气吃饭,别走歪门邪道。李乞儿嘴里不说,心里是十二分的看不起他爹,当然也看不起农民。

不久,某煤矿招工。李老汉通过他二姨的娘家舅舅的外甥的二爸,拐了好几道湾,寻了好几道梁,给人家送了好几百斤大红枣钱,终于给李乞儿招了工。李乞儿改名叫了李骑。李骑刚到煤矿,吃不了苦,就给队长送钱,干些轻松的活混日子。每一次开了工资,先给领导送点,然后是吃吃喝喝,时不时还找个小姐。又一次竟然不顾廉耻,找了一个四五十岁的,看上去像他姨的女人,十几分钟一高兴,花出去八十元钱。至于他爹,基本上不要钱时候是想不起来。

儿子去煤矿已经一年多了。不回来就不回来吧,只要他生活过得好,老汉我也就放心了。

过了六月是七月,过了七月是八月,大红枣全部红彤彤的,像一个个笑脸,又如一颗颗珍珠。该收枣子了——往年日子紧巴,李老汉想着今年李骑工作了,有个好收成,卖了枣子,看能不能给儿子李骑找个媳妇。人往往喜欢朝好处想。

这一天李老汉就爬上了枣树。他举着一丈多长的竹竿,尽力往下打枣。一串串、一颗颗,红彤彤、鲜艳艳,甜的像蜜,催的像梨,李老汉心里真高兴啊,他想卖了枣子,去一趟煤矿,去一趟县上,吃一碗羊肉泡,喝二两二锅头——谁知一竹竿落空,李老汉整个身体从枣树上甩了出去,随着一声惨叫,李老汉“扑通”一声就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脑子空白一片,忘了麻木还是疼痛,几分钟之后,当他想爬都爬不起来的时候,才发现一条腿已经断了!

山坡上没有其他人。李老汉想爬回村里,但疼痛折磨得他汗水直流,爬了几丈远,他就没有力气了。

他喊人,没有人听见。

直到中午快该吃饭的时候,才有一个农民干完活回家,听见李老汉的呼喊和呻吟,急忙叫了村里几个老弱病残的人,七手八脚把李老汉弄到一个农用车上,送进了县城医院。按照李老汉的意思,不要告诉李骑,怕影响他工作。后来村里人商量,觉得应该给李骑发个电报。

正在上班的李骑接到电报,心里不知道如何是好。不回去吧,人家会觉得他不孝顺,回去吧,心里又怕花钱。

最后他想到了刚好可以回家给领导带些大红枣,领导一定非常喜欢,于是请了一个礼拜的假,坐车回了山村。

李骑先去见了支书,又去朋友那里喝了一场酒。第二天去了县城医院,看到父亲只是断了一条腿,什么也没有说,就回了老家。山上的枣子李骑是第一次收,满身是汗,李骑只把李老汉打下来的枣子收回来,再也不想去收枣了。他到镇上买了四个精致结实的纸箱子,挑来挑去捡了四箱子最好的大枣装起来,用胶带封了口,然后给邻居说了一声“单位工作忙的很”就离开家乡,回了煤矿。

到了单位的当天晚上,李骑就把四箱子大红枣送给了煤矿队长。队长抓了一把给李骑,李骑说:“我不爱吃,这种枣我家乡多得很,等我再回去,我再给领导捎些。”

队长一边吃着枣子,一边问起他父亲摔得怎么样,李骑轻描淡写地说:“没什么,好了。”

李老汉在医院住了一个月,李骑没有给家里寄一分钱。腿仍然没有好利索,只是刚刚能够拄着拐杖活动了,李老汉就舍不得花钱要求回到家里休息。回到家里一看,枣子大部分仍然红彤彤的长在书上。远远望去,一片通红。李老汉望着望着,觉得那种红红得像血,红得像火,红得李老汉真想大哭一场。



手机版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