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陕西省煤炭生产安全监督管理局关于公布二级安全生产标准化煤矿名单(第四批)的通知    2018/11/26            · 关于召开全省煤炭信息调度工作座谈会的通知    2018/11/21            · 关于开展煤炭企业劳动用工基本情况调研工作的通知    2018/10/30            · 关于拟公告确认第四批二级安全生产标准化煤矿名单的公示    2018/10/12            · 关于组织参加全国煤炭工业先进集体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的通知    2018/09/27            · 群众办事百项堵点疏解行动--第四季    2018/08/17

您的位置: 首页 > > 专题专栏 > > 佳作欣赏 > > 正文

白泽宇:老刘的一天

来源:中国煤炭新闻网     日期:2018-07-02 07:47    (点击:)
【字号:

“突突突突”随着车子发动机声音的增大,车子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在车厢中迷迷糊糊打瞌睡的老刘心里知道车子已经行驶到了副斜井。随着车子的前行,正前方来自井口的一点亮光会越来越亮、越来越大,这是所有煤矿工人们都喜欢看到的一幕,这光点就像黎明的曙光,点燃每位工人心中的激情与希冀。它可能是一池热水,洗去大家一身的疲倦;可能是猛嘬几口的烟头,弥补这一天的“心瘾”;可能是媳妇早已准备好的馒头咸菜;也可能是孩子一个甜美的微笑和拥抱。总之,当强烈的光线让这些在井下工作近10个小时的汉子们睁不开眼的瞬间,大家知道又一天的工作结束了。

今天是老刘休班的日子,升井后的老刘一边洗澡一边开始盘算今天的安排……

哦,还是先给大家介绍一下老刘吧!老刘其实并不老,大概四十二、三岁,只是常年井下的辛勤劳动让他看上去的确比实际年龄大了好多,加上他来矿干活时间长,于是大家都喊他“老刘”。老刘是掘进队的皮带司机,他干活的细心和认真是队里出了名的。从刚进煤矿时的学徒工开始,老刘跟着师傅们清落煤、安机架、扛托辊、接皮带、调涨紧,每个步骤他都认真学习、仔细琢磨,老刘常常说自己比别人笨,所以他要比别人多花时间,多下工夫。苍天不负苦心人,如今他已经成为了一名优秀的皮带司机,几百米长的皮带被他收拾的服服帖帖,再复杂的地形、再艰难的条件,他和他的皮带都能出色的完成任务,在他当班的过程中没有发生过任何一次皮带运输故障和事故。大家都为他精湛的技术叹服,当领导和工友们夸赞他时,老刘总是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这没有啥!”

从浴室出来的老刘比刚才精神了许多,看着蓝天白云,老刘长长的舒了口气。在经过厂区道路时,老刘停住脚步看了看最近刚刚更换的宣传栏。这次宣传栏的主题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他想起“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这24个字的核心价值观主要内容,前些天上五年级的儿子曾一口气给他背诵下来,当时他还不大清楚这是什么意思,现在他明白了。宣传栏的背景是飘扬的国旗,不知为什么每当他看到这鲜艳的五星红旗时,心里总会有一种莫名的激动和骄傲。即使是在电视里看到也不例外,奥运赛场、香港回归、国庆阅兵、嫦娥登月等等,他都会感到自己的血液在沸腾。今天,当他再次面对国旗时,精神仍然为之一振,他下意识的整了整衣襟,并让自己的身子站直一些。他曾向队里的大学生技术员说起自己的这种感觉,技术员夸他这叫“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精神,老刘憨憨一笑,红着脸说:“这没有啥!”

回到宿舍的老刘倒头就睡,虽然已经习惯这种轮班的工作,但是一夜的劳作还是让他感到有些疲倦。一觉睡醒已是中午时分,老刘根据今早洗澡时盘算好的计划安排今天的行程。他先去邮局给家乡的父母寄了一些东西,前些天单位工会发给每个工人一箱红枣,老刘没舍得吃,留着寄给年迈的父母。当然细心的他还给父母寄了一些陕北小米,东西寄出去的时候,老刘脸上露出不经意的笑容,他仿佛看到了年迈的双亲在乡亲们羡慕的眼神中,端着这碗儿子在陕北寄来的红枣小米粥。

寄完东西,他搭了一辆去县城的班车,今天是他休班的日子,他要去一所特殊教育学校看望那里的几个孩子。这要从去年公司工会的一次活动说起。去年工会组织矿上的部分领导和先进,代表公司去慰问当地一所特殊教育学校,老刘作为年度先进也去了。这次慰问给老刘的感触很深,他第一次看到有这么多可怜的孩子因为各种先天的疾病而不能像正常的孩子一样生活。刚开始,老刘的心情是沉重的,但是当他看到学校教室里孩子们满载创意与梦想的图画与黑板报时;当他看到被孩子们打扫的窗明几净、干净整洁的宿舍时;当他被一群孩子热情的围上来,大声喊着“叔叔,您好!叔叔,您好!”时,老刘被孩子们这种乐观向上的精神感动了。他突然感觉到这些孩子不是可怜,而是可爱、是可敬、更是可佩!他们没有因为自己的残疾而自暴自弃,而是更加努力刻苦的学习、更加积极乐观的面对生活。老刘觉得他开始喜欢上这些孩子了。那天,他和孩子们一起玩游戏、一起打篮球。其中有几个孩子提出让老刘教他们打篮球,老刘一口就答应了,从此以后每个休班他都要抽出时间去学校教孩子们打篮球。当孩子们伸出大拇指用有点含糊不清的语言夸老刘时,老刘腼腆着还是那句话,“这没有啥!”

在孩子们的告别声中,老刘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学校,找了一家小面馆,随便“呼噜”了一碗面条,便开始往回赶。县城到矿区还有近一个小时的车程,老刘坐在车上回想这一天的忙碌,他觉得自己虽然是个渺小得不能再渺小的人,但是他生活的却很充实、很快乐、很幸福,他感到很满足。这时,班车里上来一位打扮时尚的女子,老刘的身边刚好有个空座,他善意的向里让了让,大概是嫌弃老刘这一身有点破旧的工作服,女子脸上显露出一丝鄙夷的神色,径直朝后边走去。车子继续前行,时尚女子竟然嗑起瓜子来,瓜子皮随手扔在地上。售票员劝她不要乱扔,反而遭到她的白眼和顶撞,老刘想说些什么,却欲言又止。过了一会儿,车子到站了,女子在经过售票员面前时“威风”的哼了一声,面带得意的扬长而去。售票员低声的嘟囔和谩骂着,老刘却默默的拿起扫帚帮售票员打扫地上的瓜子皮,售票员感激的说:“大哥,您真是活雷锋啊!”大家也纷纷称赞老刘,老刘摇摇头还是呐呐的说:“这没有啥!”

夜深了,老刘躺在宿舍的床上,想念起家乡的爹妈、老婆和孩子。爹妈的降压药该吃完了吧;夏天了,应该给孩子他妈买一身新衣服;孩子的生日该送什么礼物好呢……老刘睡着了。



手机版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