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通知公告:

· 关于切实加强煤矿复产复工工作的通知    2016/02/16            · 关于印发《会议管理制度》、《关于严格控制发文数量和范围的规定》和《机关干部工作纪律规定》的通知    2016/01/28            · 关于加强直属单位用人管理工作的通知    2016/01/27            · 关于加强春节值班及煤炭生产安全信息报送工作的通知    2016/01/26            · 关于加强春节值班及煤炭生产安全信息报送工作的通知    2016/01/26            · 关于报送2015年度煤炭工业相关数据的通知    2016/01/26

您的位置: 首页 > > 新闻中心 > > 行业要闻 > > 正文

黑色产业链何时走出困境?

来源:中国煤炭新闻网     日期:2016-02-08 06:04    (点击:)
【字号:

业内人士:供给侧改革利在长期,短期需求不足制约市场

忆往昔黑色系“泥潭”里“打滚儿”

“产业链终端需求远弱于预期是2015年黑色系集体下行的根本原因,而这种情况在2016年看不到改善的迹象。煤焦钢矿的期、现价格在经历了持续大跌后,市场焦点由需求端转向供给端。”国投中谷期货煤焦钢分析师曹颖告诉期货日报记者。

回顾2015年,黑色产业链各期货品种表现均不济。其中,铁矿石领跌,热卷和焦炭紧跟其后。具体数据显示,螺纹钢期货主力连续合约累计下跌36.24%,热卷期货主力连续合约累计下跌41.02%,焦炭期货主力连续合约累计下跌40.65%,焦煤期货主力连续合约累计下跌29.53%,铁矿期货主力连续合约累计下跌43.71%。

不单期货市场,现货市场同样“难堪”。螺纹钢、热卷价格大幅下跌,铁矿石、焦炭、焦煤等生产原料的价格也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统计数据显示,上海市场主流三级大螺纹现货价格从2015年年初的2670元/吨下跌至2015年年末的1580元/吨,降了1090元/吨。2015年全年,只有3月和7—8月出现约100元/吨和约300元/吨的反弹。另外,上海市场沙钢产5.5mm热卷价格从2015年1月初的3060元/吨跌至12月末的1810元/吨,“蒸发”了1250元/吨。与此同时,钢材原料价格也一路下滑。青岛港PB粉矿由2015年年初的495元/吨降至年尾的290元/吨,日照二级冶金焦价格由1080元/吨降至720元/吨,澳洲中低挥发焦煤到岸价由111.5美元/吨降至77.5美元/吨。

事实上,2015年国内经济增速放缓,下游钢铁行业形势严峻,焦炭市场作为黑色产业链的中间一环,深受其困。尽管产能扩张减速,但年内新增产能仍有1800万吨,焦炭整体产能超过6.6亿吨,后期增长趋势依然存在。然而,受终端需求萎靡影响,年内焦炭产量增速出现了近十年来的首次下滑,2015年全年焦炭产量为4.48亿吨,同比下降6.5%。与此同时,焦化企业经营恶化。据焦协统计,2015年山西地区焦化企业亏损面一度接近98%,东北、华北地区多家企业被淘汰。

在产能严重过剩和需求加速下滑的冲击下,动力煤期货和现货价格更是跌到无下限。

“终端需求下滑以及钢铁行业自身产能过剩是2015年黑色产业链陷进‘泥潭’难自拔的主要原因。”格林大华期货煤焦钢分析师李伟解释。

看今朝产业链难与“熊市”说“再见”

钢材和板材消费增速下滑

2015年,对于钢铁行业而言,最为悲哀的并不是经济增速的下滑,而是经济转型带来的第二产业的快速下行。事实上,经济增速下滑相对平滑。2014年GDP增长7.3%,2015年三季度GDP同比增长6.9%,仅下滑0.5个百分点,而粗钢表观消费增速由2014年的0.8%下滑至2015年的-5.2%,下行了6个百分点。粗钢消费增速的下降幅度远大于经济增速的下降幅度。

经济转型引发的第三产业崛起以及第二产业萎缩是粗钢消费增速下滑的重要原因。从产业结构看,2012年开始,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开始超过第二产业。而从GDP增速贡献率来看,2015年第三产业在GDP中所占的分量大幅上升,第二产业对GDP增速的贡献率由2014年的47.1%下降至36.8%,而第三产业对GDP增速的贡献率由2014年的48.1%上升至58.8%。

“经济增速下降与经济转型加速二者叠加对钢铁行业来说是雪上加霜,而这两个因素可能才开始发酵,完全看不到好转迹象。”华东地区某钢企人士直言,第三产业的快速增长正在推动第二产业加速去产能。不论是政府表明流动性宽松不能影响市场出清,还是李克强总理强调要下决心淘汰一批旧产能,对“僵尸”企业和绝对过剩产能企业狠下刀子,用钢行业势必加速下行,钢材需求下滑刚刚开始。

在消化库存为主以及房地产新开工堪忧的情况下,2016年钢铁行业的“忧虑”会继续发酵。

2015年的种种迹象表明,房地产去库存任重道远。“房地产开工对建筑钢材需求极为重要,然而在宏观经济走弱的大背景下,我国房地产行业呈现出越来越明显的供给过剩。”曹颖表示,房地产行业结构性销售疲软引发库存高企现象,商品房库存处于累增周期,2015年9月达到近年来的峰值。此外,商品房库存中施工面积比例在逐渐下降,待售面积占比逐渐攀升,并且库存销售比例处于上升周期,2015年4月达到近年来的峰值。

房地产行业库存将持续攀升,且库存结构中(已竣工)现有待售库存占比将不断提高。“房地产行业面临去库存压力,2016年是缓慢消化现有库存的一年。这对钢铁行业来说,实在不是一个好消息。”上述华东地区钢企人士说。

库存待消化,房地产销售至投资开工的传导效应也在消减。众所周知,房地产是资金密集型行业,房屋顺畅销售从而回笼资金是决定开发商再投入新项目的重要条件之一。历史数据也能说明这样一个规律,即房地产开发投资及新开工面积累计同比增速的变动要滞后于商品房销售累计同比增速变动6—12个月。

不过,这一规律在2015年发生了变化。2015年2月以来,商品房销售持续好转,而至10月为止,房地产投资及新开工未见明显回暖。“销售好转对于房地产进一步开发、投资的促进作用减弱,意味着2016年房地产开工显著向好的可能性甚微。”曹颖说。

在上述受访人士看来,房地产行业处于去库存周期,短期内以消化现有库存为主。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1—10月,全国房屋新开工面积累计增速为-13.9%,预计2016年全年房屋新开工面积累计增速进一步下滑至-15%。

2015年5月以来,由于下游需求走弱,且钢材价格跌幅远超铁矿石价格跌幅,钢企本就微薄的利润被迅速侵蚀,转为亏损,并不断恶化。近期,热卷跌幅相较螺纹钢更甚,热卷厂商的炼钢亏损要比螺纹钢厂商严重。

“由于下游需求短期内不会改善,2016年钢企仍面临亏损困境。”河南某钢企人士说。

实际上,在不断消耗现金流的情况下,捉襟见肘的钢企除了继续寻找低成本资金注入外,只能通过降本减产来度过“寒冬”。未来一到两年,钢企减产将成为常态。

曾几何时,贸易商是钢铁行业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群体。时至今日,钢材价格跌跌不休已将贸易商迅速挤出市场。失去了贸易商这一中间垫,钢材流通也缺失了价格缓冲过程,价格下跌更顺畅了。

钢材价格的下跌必将通过钢企的破产倒闭或兼并重组来实现。考虑到行业的“需求冬季”刚至,一旦现金流枯竭,重置成本极高的钢企不得不全面停产。这种情况集中出现的话,钢铁行业将面临“停产潮”。

钢铁行业去产能势在必行,无论是亏损加剧还是去库存化都会导致钢企的集体减产行为,且2016年钢企减产力度相对2015年更甚。不过,大幅度、大规模的停产,短时间内不会出现。

另外,倒逼过剩产能退出是2016年市场的主线。如果说房地产与基建更多的是影响建筑钢材需求,那么对于板材来说,汽车业与造船业是不可忽视的重要需求端。

曹颖认为,对于造船业来说,虽然2015年造船量增速回升,但这种情形在2016年难以延续。造船行业的历史数据显示,订单增速的变动普遍提前于造船完工6—12个月,这体现的是造船的周期性规律。曹颖预计,2016年钢材需求将进一步下滑,建筑钢材需求下降5%,板材需求下降8%。

李伟认为,2016年钢铁行业难以摆脱经营困境,钢材总体需求将继续下降,由于2015年年底钢材库存相对较低,预计2016年一季度末会有短期的需求紧俏,现货价格有望回升,但力度有限,全年钢材价格预计在2200—1500元/吨之间波动,投资者可以买铁矿石卖钢材,并辅助以买钢材卖焦炭的策略。

铁矿石成本线动态下移

2015年,国产矿市场份额及影响力在衰退。此外,国产矿经历了数年的降本增效,成本已有所下移。成本下降,主要源于两方面:一是估值下降使得财务折旧等费用降低;二是部分地方政府为了保就业给予了税费减免的优惠。

当前,国产矿供应半径缩小。华东、华北地区,铁矿石从港口运至钢企的费用较内陆低,国产矿的市场份额恐持续被挤占。但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仍在开工的国产矿山,往往是钢铁企业的自有矿山或是有地方政府扶持的矿山,其关停的概率较小。“国产矿产能出清的速度取决于钢企的亏损程度,但总体上产量难有大幅下降空间,2016年将是国产矿产能缓步出清、市场份额和影响力持续削弱的一年。”曹颖说。

“由于地域分散、消息闭塞,2016年非主流矿退出市场的现象会持续。”天津某铁矿石贸易人士告诉期货日报记者,近两年,四大矿山份额逐步提高,高成本的非主流矿大多已退出市场,而坚持生产的相对低成本的非主流矿山,其成本在不断地动态下移,他们的退出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据了解,非主流矿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进入市场较晚的矿山,其相对成本较高,尚未达产就已经半停滞生产,或者刚刚达产但遭遇铁矿石价格下行,受资金压制而逐步减产;另一类是传统矿山,生产成本在45—55美元/吨,其在与低成本矿山的竞争中,市场份额日趋缩减。

矿山成本下移,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就是资源国货币贬值。美联储退出QE,转而踏上加息之旅,美元强势周期开启,大宗商品又以美元计价,在此背景下,大宗商品出口国的汇率往往与大宗商品价格同步下行。美元强势将刺激澳大利亚、巴西等资源出口国的矿山成本动态下行。

众所周知,出口国货币贬值有利于带动出口,但国内钢铁行业去产能刚刚开始,铁矿石绝对需求处于下降通道,澳元、巴西雷亚尔的贬值只能从成本端降低铁矿石的价格中枢,进一步挤占国产和其他非主流矿的市场份额,需求端仍以去产能为主。

曹颖认为,2016年国内矿石(精矿)供给将缓慢减少,考虑到2015年1—10月总供给下降3.2%,预计2016年全年铁矿石供给维持3%左右的降幅。不过,由于下游钢企去产能序幕开启,35—45美元/吨将是铁矿石价格的密集区间,若钢企发生规模性去产能的极端情况,那么不排除价格向30美元/吨甚至更低位靠拢的可能性。

煤焦结构性产能过剩

“2016年,焦炭市场面临严峻压力。终端钢材需求预期萎缩,将导致焦化行业履步为艰,焦企停产、淘汰的范围及数量将进一步扩大。”分析师张源告诉期货日报记者。

当前,焦炭市场的“焦灼”在于国内需求大减、出口增长缓慢而焦企减产困难。

2013年取消出口关税后,焦炭出口出现井喷,为市场带来一丝暖意。但好景不长,进入2015年,焦炭出口累计增速滑落,与2013—2014年翻番的增长速度相比,不可同日而语。2015年1—10月,我国累计出口焦炭756.4万吨,同比增速仅为15.6%。相对国内焦炭供给过剩的加剧,焦炭出口的这种增长仅是杯水车薪。

显而易见,化解结构性产能过剩并不能单纯依靠出口,内部消化方能治本。不幸的是,国内需求不足,焦化行业供需矛盾加剧。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有600万—800万吨的焦化产能投产,预计整体产能达到6.65亿吨,较2015年净增加500万吨。与此同时,钢材需求萎缩,焦炭需求仅有4.5亿—4.6亿吨。

环保风暴升级,对焦化企业来说也是一把“利剑”。张源认为,行业整体亏损,部分焦企难以承受环保所带来的成本提升,部分环保未达标的焦化企业面临限产甚至停产的压力。在这种背景下,一方面企业会加大对成本、运输、配煤等环节的精细化管理,另一方面因持续紧张的现金流问题,行业会加速淘汰落后产能。

作为炼制焦炭的上游产品焦煤,在这轮黑色系产品的下跌中,更是显得“弱不禁风”。

据了解,进口炼焦煤无论从澳元走弱还是进口税豁免的角度来看都具备较大的成本下降空间。而国产焦煤方面,运费等坑口外的生产成本存在削减余地,库存也不断向上游煤矿累积,倒逼煤矿降本促销。

2016年炼焦煤供大于求的局面难以缓解,再加上钢企、焦企亏损加剧,对燃料的需求萎缩,焦煤价格将在2015年的基础上继续下行,其对焦炭的成本支撑随之减弱。张源认为,2016年焦炭市场弱势运行为主,考虑到原料及焦企自身成本压力不断增强,焦炭价格波动区间将较2015年收窄。

另外,2016年焦炭市场变数增加,后期钢企及焦企自然淘汰力度增加的话,将对焦炭市场形成支撑,节点在2016年下半年。机构预计,2016年河北地区二级焦到厂价维持在650元/吨以下,低点出现在6—7月,高位出现在年初或11月前后。

“一季度终端需求有限,煤焦价格下行压力加大,二季度主要考虑下游开春复工情况,根据我们的判断,基建将重回高位,预计煤焦跌幅放缓,而下半年关注四季度季节性需求情况。总体来说,2016年煤焦价格重心在480元/吨和580元/吨。”中信期货煤焦分析师陈逍遥预计。

在新常态经济下,煤炭需求增速放缓,再加上供给基数庞大,价格相对其他工业品弹性要小,其长期处于探底过程。

受经济结构转型深化、高热值煤入炉占比提高、环保诉求加大、节能意识增强等因素影响,2016年我国GDP单位能耗将持续下降,煤炭需求将继续走弱,预计需求减少1.34亿吨,同比下降5.16%。供给端,受需求下滑拖累,供给将被迫收缩,但由于煤炭行业的特殊性,注定其产能出清是一个相对缓慢的过程。

2015年黑色产业链笼罩在悲观氛围中,2016年是否会有曙光出现?

“因内需进一步下滑,且外需难有增长,2016年黑色终端需求将延续2015年的下降态势。”曹颖认为,2016年黑色系整体仍将振荡向下,预计螺纹钢在跌至1500元/吨后盘整;铁矿石将长期在35美元/吨下方运行,不排除短期下探30美元/吨的可能性;焦炭将进一步下行至580元/吨,但难以有效下破550元/吨;焦煤向下寻求450元/吨的成本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