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陕西省煤炭生产安全监督管理局关于公布二级安全生产标准化煤矿名单(第四批)的通知    2018/11/26            · 关于召开全省煤炭信息调度工作座谈会的通知    2018/11/21            · 关于开展煤炭企业劳动用工基本情况调研工作的通知    2018/10/30            · 关于拟公告确认第四批二级安全生产标准化煤矿名单的公示    2018/10/12            · 关于组织参加全国煤炭工业先进集体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的通知    2018/09/27            · 群众办事百项堵点疏解行动--第四季    2018/08/17

您的位置: 首页 > > 新闻中心 > > 中省要闻 > > 正文

2017年世界煤炭产量三年来首次增长

来源:中国煤炭网     日期:2018-08-16 07:16    (点击:)
【字号:

国际能源署《煤炭信息2018:概述》——

2017年世界煤炭产量三年来首次增长

7月31日,国际能源署(IEA)发布《煤炭信息2018:概述》。

报告显示,2017年,世界煤炭产量同比增长了2.2亿吨(3.1%),在连续3年回落之后出现首次增长。2017年世界煤炭产量为75.49亿吨,比2013年峰值产量减少4.26亿吨。

2017年,中国的煤炭产量同比增长了3.2%,为34.4546亿吨,仍然低于过去6年的平均值。

中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煤炭消费国,煤炭消费量同比增长了0.4%。

在2015年成为第二大煤炭消费国之后,2017年印度煤炭消费量增长了2360万吨标煤,同比增长4.4%。增长主要由电力部门对煤炭需求增长所推动。相反,美国的煤炭消费量连续第4年出现下降,再创新低(4.731亿吨标煤)。

美国煤炭出口(由亚洲和欧洲国家驱动)的增长抵消了国内煤炭消费量的下滑,为2017年美国煤炭产量的提高做出了贡献。

2017年,印度尼西亚和澳大利亚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2个煤炭出口国,占比分别为28.5%和27.6%。2017年澳大利亚经历了炼焦煤出口的大幅下滑,导致印尼煤炭出口量超过澳大利亚1160万吨。超过四分之一(28.9%)的印尼煤炭出口到了中国。

2017年,俄罗斯和哥伦比亚创下了新的出口纪录,同比分别增长10.9%和3.4%。

在美国之后,炼焦煤出口的增长主要出现在蒙古国和莫桑比克,蒙古国炼焦煤出口同比增加了530万吨,而莫桑比克炼焦煤出口同比增加了310万吨。

由于努力推动电力部门去碳化,经合组织国家燃煤电厂的发电量占比同比下降了1.1%,为3011太瓦时,而总发电量保持在10965太瓦时左右。

产量

2014年,世界煤炭产量在本世纪出现第一次下降,这种情况在2015年和2016年得以延续。然而,这种趋势在2017年发生了变化,世界煤炭产量同比上升了3.1%,增加了2.25亿吨,这主要是由动力煤和褐煤产量增加所导致的。不过,与2013年世界煤炭产量峰值时相比,还是减少了4.26亿吨(5.3%)。

2017年中国的煤炭产量为34.4546亿吨,同比增长了3.2%。

自2008年以来,美国煤炭产量连续8年下滑,2017年煤炭产量出现反弹,增至7.023亿吨,同比增长6.3%。

尽管世界煤炭产量出现回升,但目前只有10个煤炭生产国的年产量超过1亿吨。中国煤炭产量的增幅超过哈萨克斯坦2017年全年的产量,而哈萨克斯坦是世界第十大煤炭生产国。

作为世界最大的动力煤生产和出口国之一的印度尼西亚,2017年的产量增加了2410万吨。印度煤炭产量也显著增加,同比增加1810万吨。

2017年,蒙古国和莫桑比克在世界煤炭产量增幅最大的几个国家中分列第六位和第七位,产量分别增加了1600万吨和520万吨。

尽管2017年世界煤炭产量出现了增长趋势,但在10个最大的煤炭生产国中,波兰(减少400万吨)和德国(减少50万吨)的产量出现了下滑。

经合组织国家煤炭产量在全球煤炭产量中的占比从1971年的56.6%下降到2017年的23.4%。

煤炭的使用

煤炭继续主要用于发电和供暖,2016年用于以上2种用途的煤炭消费量占全球煤炭消费量的65.3%,而在经合组织国家这2种用途的煤炭消费占比为82.4%。

过去40年来,经合组织国家在居民和商业方面煤炭消费量的减少抵消了发电部门煤炭消费量的增加。经合组织国家的煤炭消费量比1978年增长了1.7%,而同期非经合组织国家的消费量几乎翻了一番。

2017年,在经合组织国家,电力和供暖部门的煤炭消费量占比降至新低(26.9%),而1985年这一数字为44.4%。

在经合组织的不同区域,燃煤发电在发电总量中的占比大相径庭。经合组织欧洲从1971年的49.1%下降到2017年的21.0%,而经合组织美洲则从1971年的41.0%下降到2017年的26.6%。与此同时,在经合组织亚洲大洋洲,这一数字从1971年的18.0%上升至2017年的39.9%。

尽管受到各种因素影响,但是在过去40年中,发电和供暖方面的煤炭消费量占比一直保持在40%左右。

在非经合组织国家,燃煤发电量占总发电量的46.5%。

2017年经合组织国家的总发电量(不包括抽水蓄能电站的发电量)为10965太瓦时,同比增长0.2%。而经合组织国家燃煤电厂发电量为3011太瓦时,发电量占比同比下降1.1%,这也表明了经合组织国家电力部门去碳化的迫切性。

2017年,热电联产或热电站产生的热量仅为3159万亿兆焦,同比下降3.8%(2016年为3209万亿兆焦),而2017年经合组织国家的燃煤电厂产生的总热量降至716万亿兆焦(2016年为744万亿兆焦)。

煤炭对钢铁工业来说也是必不可少的,在过去的40年里,煤炭在钢铁行业中的使用量大幅增加,而这主要是由中国钢铁产量增长推动的。非经合组织国家钢铁行业煤炭消费量占全球钢铁行业煤炭消费总量的82.9%。

贸易

2017年,世界各类煤炭的出口贸易量同比增长了3.3%(2016年的贸易量为13.269亿吨),动力煤出口量增加了2620万吨(增长2.6%),炼焦煤出口量增加了1390万吨(增长4.5%)。2017年出口贸易量较2010年增长27.8%,2000年以来,总出口量翻了一番(增长119.5%)。

总体而言,2017年,全球的动力煤和炼焦煤贸易量达到11.921亿吨。

全球煤炭贸易比全球煤炭消费增长得更快。2015年,全球煤炭贸易量略有下降,但2016年和2017年出现反弹。

出口

印度尼西亚和澳大利亚在2017年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煤炭出口国,其出口量在全球中的占比分别为28.5%和27.6%。在澳大利亚成为世界最大的煤炭出口国2年之后,2017年印度尼西亚煤炭出口量再次超过澳大利亚,而出口量的增长主要是由于印尼对中国煤炭出口的增加。2017年,印尼对中国的煤炭出口量达到1.13亿吨,在印尼煤炭出口总量中占比为28.9%。对于印尼,其他主要出口目的国还有印度(25.3%)、韩国(10.5%)和日本(8.1%)。

2017年,俄罗斯和哥伦比亚煤炭出口创新纪录,同比分别增长10.9%和3.4%。尽管其国内煤炭消费有所增加,但作为第三大煤炭出口国,俄罗斯的煤炭出口量达到1.897亿吨,占世界煤炭出口总量的13.8%。对于哥伦比亚,虽然产量和国内煤炭消费量分别下降了1.2%和22.9%,但出口量增至8610万吨,该国煤炭出口量占国内煤炭产量的96.3%。

美国在2016年煤炭出口量出现下降(较2012年水平下降52.5%)后,2017年出口量为8800万吨,同比增长61%。

2017年,动力煤出口占美国煤炭出口增量的绝大部分,而印度、韩国和日本为美国动力煤的3个主要出口目的国。印度是美国动力煤最大的进口国,2017年印度从美国进口的动力煤同比增长近3倍,增长了680万吨。

2017年,煤炭出口国排名前十位的国家提供了全球煤炭出口量的96.4%。

进口

2017年,世界煤炭进口总量为13.869亿吨,同比增长5.2%。增长的主要原因是,2017年中国的煤炭进口量同比增长6.1%,至2.711亿吨,继2015年同比下降30%后,连续2年出现增长。

作为传统意义上的煤炭出口国,越南在2005年转为了煤炭进口国。2017年越南的煤炭进口量达到了1650万吨,比上年增加330万吨。2017年,其他出现煤炭进口量增加的国家还有巴基斯坦(增长94%)和波兰(增长59%),有意思的是,这些国家国内煤炭的消费量都有所下降。此外,2017年德国煤炭进口量出现了显著的下降(减少980万吨),这主要是由于德国发电部门煤炭消费量出现了下降。

在亚洲大洋洲地区(包括中国),煤炭进口量增至10.197亿吨(世界煤炭进口量的73.5%),而2016年亚洲大洋洲地区的煤炭进口量为9.581亿吨(世界煤炭进口量的72.7%)。自2009年以来,世界煤炭进口国和地区中排名前五位的国家和地区均来自此区域。虽然中国进口占比最高,但在2017年,日本和韩国的动力煤与炼焦煤的进口量也占了很大的比重。

剩下的5个煤炭进口大国来自欧洲或欧亚大陆。然而,2017年他们的煤炭进口量总和仅为1.870亿吨,只相当于日本2017年的煤炭进口量。

消费

2017年,全球煤炭消费总量同比增长1.0%(5040万吨标煤),经合组织国家的煤炭消费量同比减少了820万吨标煤(0.6%),而非经合组织国家的消费量同比增加了5860万吨标煤(1.4%)。2017年经合组织国家煤炭消费量(12.574亿吨标煤)是197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比2007年经合组织国家煤炭消费量峰值16.640亿吨标煤下降了24.4%。

2017年,中国的煤炭消费量同比增长0.4%(1050万吨标煤),至27.432亿吨标煤,是2013年以来煤炭消费量出现的首次增长。

钢铁和水泥都是较为依赖煤炭的行业,而在这些行业中,中国均是世界上最大的生产国。2016年,中国生产了4.49亿吨焦炭(世界产量的66.9%),8.08亿吨粗钢(世界产量的49.6%),6.98亿吨生铁(世界产量的60.0%)和大约24亿吨水泥(世界产量的58.4%)。

印度在2015年首次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煤炭消费国,在2017年煤炭消费量继续增长。动力煤消费量的大幅度增长抵消了炼焦煤消费量的下降,总的煤炭消费量同比增长近4.4%(2360万吨标煤)。相反,美国的煤炭消费量连续第4年出现下降,为1978年以来的最低值(4.730亿吨标煤)。

2017年,印度和美国分别经历了煤炭消费量的大幅增长和下降。

2017年,印尼国内煤炭消费量同比增长了6.9%,达到6610万吨标煤。在过去6年中,该国保持了煤炭消费量持续增长的态势,自2011年以来增长了2770万吨标煤(72.0%)。

经合组织国家方面,美国、德国和英国一起见证了煤炭消费的大幅度下降(减少2680万吨标煤)。这3个国家的煤炭消费量变化部分抵消了韩国煤炭消费的增长,而韩国2017年的煤炭消费量达到了1.291亿吨标煤的新高,同比增加了1310万吨。



手机版二维码